34422.com

主页 > 34422.com >

浑水恼了!做空安踏第四弹:中国企业欺诈风险更
更新时间:2019-07-19

  获悉,今年5月,一家名为Blue Orca Capital的做空机构也曾公开质疑安踏公司旗下FILA(斐乐)品牌的收入不透明。去年6月,一家名为GMT Research的机构曾在做空报告中指出安踏利润率“高得难以置信”。

  浑水在这篇做空报告中首先表明了公司以往的战绩:浑水称公司已经连续9年揭露欺诈行为,但从来没有被监管机构指控过撒谎。几乎在每一个做空案例中,被指控欺诈的公司都予以否认。但是浑水表示,在此前做空欺诈的14家中国企业中,有6家已被退市,1家已停牌近5年,2家后来被管理层溢价收购,两家的股价下跌超过90%,另外两家的股价大幅下跌,只有一家公司的股价上涨。

  浑水公司在报告中评估了安踏上周对做空报告的回应。浑水称,安踏没有拿出任何证据来反驳做空报告中100多页关于安踏腐败的证据和评论。相反,它依赖代理人做出未经证实和无意义的声明。这些都是“骗子的谎言”。浑水认为,

  将几乎所有的反驳责任转移给了易受影响的销售方,并成功将一些分析师变成其傀儡。安踏管理层通过撒谎来逃脱欺诈指控。公司已经将大部分谎言外包给了“傀儡”,共同承担了名誉风险。

  浑水指出,安踏通过分析师宣称自己从未声明拥有所有的斐乐店,这是一个谎言。报告重申此前的结论,浑水对安踏旗下的斐乐店数量存疑。浑水在第三份做空报告中指出,一个叫做“苏伟卿”的第三方拥有安踏旗下北京Fila店。随后安踏发布澄清公告否认上述指控。浑水认为,安踏试图通过马甲表明,其从未拥有所有斐乐商店。

  浑水表示在发布报告前数周,与安踏内部投资者关系部代表Suki Wong有过对话。当时浑水询问安踏是否拥有国内全部的斐乐店,对方给予了肯定答复。浑水认为安踏在斐乐店所有权一事上撒了谎,其斐乐的财务数据可疑。

  安踏管理层通过一个傀儡完成了一项明显腐败和不正当的交易,浑水指的是2008年安踏出售旗下子公司上海锋线的交易。当时,安踏宣称,因该国际品牌代理零售业务出现亏损,表现不佳,故安踏决定出售上海锋线,交易买方是一个独立机构。

  认为,上海锋线在出售之前是一个快速发展的新业务。即使是最不听话的傀儡也会明白,快速增长的新企业往往会报告亏损。亏损不足以构成安踏处置该业务的理由。相反,它表明,安踏内部人士让上市公司的股东蒙受了必要的损失,先扩大其业务规模,然后才将其据为已有。

  此外,浑水指控该交易的最终接手人并不是独立方。上海锋线个月内通过一个空壳买家交易,落到了最终接手人安踏代理网络的成员之一——陈丁龙手上。陈是当时披露的相关人士广州安达的最大股东。尽管安踏宣称,从技术上讲,陈不算是关联人士,但是安踏通过空壳买家掩饰最终接手人的做法恰好证明,陈实际上是一个关联人士。

  大量证据表明,安踏品牌经销商实际上不是独立的,而是由安踏控制的关联方。浑水在第1份做空报告中详细介绍过,安踏通过雇佣财务经理和支付财务部门员工薪资(可能通过韵动)来控制这些经销商的财务部门。浑水认为安踏的这种财务控制非常不正当,而且可能会产生欺诈性交易。浑水认为,安踏拥有这种控制权不是为了帮助分销商营销,或者传授其管理技巧,安踏很显然是想借机创建会计名目。

  第一个是,无视关联人士披露规则的列举部分。浑水机构认为安踏体育应将经销商列为“视为关联人士”,这适用于实质上为关联方的交易。然而,安踏体育并没有。浑水认为安踏花费了大量精力创造独立分销商的表象。上市规则还创建了一个称为“被视为关联方”的类别。如果实质上是关联方,即使形式上独立,这一规定也适用。安踏的分销商显然就是这样——他们应该被视为关联方。

  这也引发了第二个问题,即审计师以某种方式“审计”了这些经销商关系,但是审计师不会“审计”被视为独立的各方。审计人员没有能力强迫独立当事方提供信息、会计记录或任何详细信息。审计人员偶尔会向公司的交易对手发送“确认函”,要求确认公司提供的信息。

  。以安踏为例,安踏发布“傀儡”声明:“安踏对分销商的控制和影响是经过审计的:管理层重申,其分销商是独立的,因为每个分销商都有自己的管理团队,负责做出独立的业务决策,并拥有自己的财务和人力资源管理职能。”这一点也得到了毕马威的证实。毕马威自2004年起一直在对安踏进行审计,并对安踏的分销商进行实地评估。浑水认为,审计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确保安踏的分销商是独立的。

  安踏在2018年年报中列出了审计人员审核分销商收入确认的方法:a)评估分销商协议(由安踏提供),b)评估安踏的账户是否以经销商协议提供的方式反映收入(安踏提供的信息),c)审查信贷票据和退货的文件(由安踏提供),d)发送确认信到分销商(其金融部门安踏控制)和e)向管理层询问(欺诈的策划者)重大销售调整。

  浑水认为,在上述列表中,似乎唯一涉及外部来源信息的步骤是确认函过程。因为安踏主管了分销商的财务部门,所以它几乎一定会填写审计人员的确认函。浑水认为,安踏主管其经销商的财务部门是为了股票欺诈,而没有其他任何理由。此外,浑水指出,安踏的官方回应完全忽视了其高管将分销商称为子公司的事实。浑水采访了四名安踏前高管,均得出了以上结论。浑水认为,使用这个术语的不仅仅是分销商。

  至此,从7月7日到15日,浑水与安踏体育的博弈已经进行到第四轮。但安踏体育却“诡异”出现“越做空,股价越涨”的情况。

  资本邦了解到,7月7日第一份报告发出后,安踏体育股价迅速跳水,一度下跌超过8%,甚至引发安踏的紧急停牌。当日,安踏体育股价同比下滑7.32%至51.25港元/股。但7月9日的第二份

  发布后,安踏体育股价在短暂跳水之后迅速回升,虽然一直围绕在前一日收盘价附近,并未有大幅变动。而在7月11日第三份做空报告发出后,安踏体育股价当日微涨0.98%至51.3港元/股。

  不过,截至7月15日收盘香港马会开奖资料,安踏体育尽管当日股价同比涨2.92%,仍未能回复到7月8日开盘价54.3港元/股。但整体来看,安踏体育股价正在逐步回升。

  尽管“做空效果已经打折”,浑水却表示,计划再推出几篇文章揭露安踏存在的其他矛盾和谎言。

  :Messi。转载声明:本文为资本邦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,否则为侵权。

  :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投资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,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。投资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!关键词: